我的 3Shape TRIOS 不只是一台口内扫描仪

与 3Shape 一样,Jonathan L. Ferencz 医生也认为他的 TRIOS 不只是一种数字化印象解决方案。为了实现他的想法,他和一些同行专家与 3Shape 开展密切合作,为口内扫描仪开发令人兴奋的新应用程序。诸如 3Shape TRIOS 治疗模拟器、3Shape TRIOS 患者特定动作功能和 3Shape TRIOS 患者监控功能等创新应用程序将改变牙科领域,并为牙科诊所创造更多价值。

在此次访谈中,Ferencz 医生解释了为什么医生们想让每一间手术室都有一台 TRIOS,来为每一位患者扫描。

您说您的 3Shape TRIOS 不只是一台口内扫描仪,是什么意思呢?

最初,我们只是认为数字化牙科就是 CAD/CAM。CAD/CAM 应用程序通常都涉及某种牙列修复。这可能是现有牙齿畸形、不美观,或者是需要用固定或活动的修复体弥补缺失的牙齿。

在过去的 10 年里,医生和医学界对 CAD/CAM 的认识就是这样的。但是,我本人以及 3Shape 开始认识到,扫描技术在用作一种通讯工具或演示工具方面的潜力要大得多,而这些应用与制造是没有关系的。

我以前曾经在埃德蒙顿的阿尔伯塔大学做继续教育工作,我和系主任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和我说:“老弟,我想给我的女婿做一次扫描,他是一名职业曲棍球运动员。”他的伤口非常严重,需要对口腔做一次大手术。他的上颌骨发生骨折,他们不得不对颌骨进行复位,并将伤口缝合。他接着说:“如果我可以获得他的咬合记录,这将非常有用,因为口腔手术是要让他能够使用移动的部件进行咬合。”这个想法切中要害。

扫描是否成为患者记录的一部分?

我想我们没法想象对每位患者做个扫描数据作为基准是有多重要。

无论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告诉患者:如果有状况,我需要监视;如果没有状况,让我们在您的档案中放一份扫描件,这样可以建立一个基准,供以后发生状况时参照。如果您的某颗牙齿坏了,我们可以将它与您的基准进行比较。

例如,您的患者周日骑自行车发生事故,给您打电话说:“我从自行车上摔下来,摔掉了两颗门牙。”

您难道想尝试为患者的两颗门牙重建骨骼型态?我们并不需要这样做,只需要打开五年前记录的扫描件,就可以掌握事故发生前患者牙齿的具体形态和颜色。

过去,我们会要求患者提供一张照片,比如他们的高中毕业照。但这没什么用。

而且,进行口内扫描只是为了创建高速视频,没有辐射,不会暴露于射线中。没有任何副作用,也不会增加任何成本。

文档记录和制图

机会非常多。我坚信扫描技术应当用于文档记录和制图。例如,当与专家交流时,“看看椅子上的这位患者,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我想我们可以用它来实时交流患者目前的状况。可以交流一些简单的状况,比如龋齿、裂缝或牙冠,也可以交流复杂的美学。

想想看,这很神奇。我可以在屏幕上进行扫描,然后把它翻转过来,上下颠倒,从咬合面或从舌侧显示,或从背面显示,完全由您来决定。您可以向患者展示为什么某颗牙齿会有那种感觉。这是因为牙齿断裂,或者没有咬合,或者过度咬合。以前,您根本无法展示这些情况。

基本上,专业人士会对每一位患者使用 TRIOS,而不是仅仅针对某些患者。我看到对每位患者进行扫描已经成为例行程序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这是否意味着您的诊所有多台口内扫描仪?

我发现,在数字化时代,我的患者上到八十多岁的老年人,下到千禧一代的年轻人,每一个人都能明白我用口内扫描件向他们展示的内容。每一个人!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扫描件时,他们几乎总是说同样的话:“医生,这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技术。”

所以,如果患者以前说:“我接受治疗,是因为我信任您”,那么现在,由于扫描件以及使用扫描件进行展示十分具有吸引力,所以他们接受医生建议的治疗方案,是因为它非常简单,不费脑筋。

以手术室为例,我有时使用电子手术器械包来收回手术器械。我并不是每天都使用它。但是, 我的每间手术室都有一台,随时都可以用。当我想使用时,轻轻按下开关,它就开启了。现在,如果我要去另一个房间,或者把患者转移到那个房间,再或者不得不让正在那个房间使用该设备的医生停下来,并把它带到我的房间来设置,我就不会使用它了。所以,即使我一天要使用收回工具五分钟,那也会剩下四个,我们诊所的每个手术室中有一台。对口内扫描仪而言也是如此。

即使我接诊的是卫生保健的患者,我向他们展示内容的最好的方法也是扫描。但是如果另一间手术室正在使用扫描仪,也许我就不会这样做了。因此,您需要不止一台扫描仪。

我发现,通过在每次患者前来咨询时对每一位患者进行扫描,并向他们展示他们需要接受哪些治疗,以及提议的最终效果如何,可以大大提高患者对治疗的接受能力。如果患者因为您向其展示了扫描件而同意做一次大手术,那么您获得的收入几乎可以再买一台扫描仪。

就拿我的诊所来说,每间手术室都拥有一台扫描仪,对每一位患者进行扫描正逐渐成为一种新标准。

Dr. JL Ferencz

返回至新闻